竹里馆

颜控手控癌晚期

【混cp】官方爸爸,我不依(一发完)

总而言之……有一天他们角色替换了




“嘶——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奈布双手托着脸,头上顶着两个硕大明显的“迷失”汉字坐在庄园里,又被抓着送上天了,不开心!奈布心里默数着123等着他的队友来找他,果然他都还没有数到50艾玛“啪叽”一下从天上掉到她自己的位置上,奈布看着还处于蚊香眼状的艾玛,抽抽自己的嘴角接着数,等到他数到第301下的时候,艾米丽被扔回来了,小医生还没有从高空抛物的惊吓中清醒过来,整个人都还是蒙圈的,奈布抖腿的频率更加快了,还有一个玛尔塔,不过看这个监管者的尿性,估计不久就得凉,不出所料没有一会儿空军小姐姐就光荣的回来了,奈布四个人人排排坐,后面站着一个笑的一脸傻样的小丑——一败涂地。
“我觉得,这很不公平!”终于忍受不了的奈布开口说道,“凭什么我们看见他们就得跑啊,拼角色数量,拼团队人数,我们都比他们多!”
“我也觉得,虽然我们有手枪和板子,但是他们还不是有封窗加速,我们还是吃亏!”玛尔塔深思熟虑的思考过之后一脸严肃的说。
“可是,游戏设定是这样的啊,我们有什么办法啊,我也不想只能跑啊。”艾玛小声的辩解着,艾米丽泄气的瘫在自己的座位上。
“设定是官方爸爸写的,其他的算个屁!”一向沉默寡言的奈布爆了粗口,想想每次见他必定调戏的杰克,他恨的牙痒痒。一语点醒梦中人,其他的小伙伴相互看看,彼此之间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留在庄园里织喝下午茶,缝娃娃,喂喂小鸟,看看小花的监管者们同时打了一个寒颤,不对啊,现在都要五月了。


WY爸爸两只脚翘在桌上数着自己的小钱钱,嘿嘿嘿,今天又卖出去不少玫瑰手杖,正高兴着,玛尔塔一枪轰开了办公室的门,WY爸爸把小钱钱环在自己胸前,一脸惊恐的看着土匪样的求生者们:“你们……你们干啥,还没到发工资的时候呢!”
“官方爸爸,给我们一些能怼监管者的武器吧,只能跑实在太委屈了!”从来直来直去的玛尔塔开门见山的说。
“不行,你们的设定就只能躲和跑,要武器干啥,不给!再说了地图有那么多窗户可以翻,板子可以砸。”WY爸爸十分有原则的说道。
“真的不行么?”艾米丽两个纽扣眼居然挤出了几滴泪来,“不行不行……”WY爸爸挥挥手,让他们赶紧走,奈布看着态度坚决的官方,对着艾玛打了一个眼色,兄弟看你的了!艾玛接受到信号立马躺倒在办公室的地上:“不么不么,我不依,为什么他们有举高高和公主抱,我们什么都没有,明明说好我们是亲闺女亲儿子的,我不依,我不依么!”看着在地上打滚耍赖的园丁,官方爸爸想起和他签合同的厂长大人,那看起来几十来斤的鲨鱼锤,要是让那个女儿控知道自己惹哭他家闺女……那酸爽不敢想象,“不就是武器么,给给给,都给你们,求你别哭!”WY爸爸蛋疼的看着一秒起来的园丁,想死的心都有了……

今天出门一定没有翻黄历!监管者们这样想道,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被怼道怀疑人生的监管者们最近真心累。
“奈布,奈布,杰克在你左手边!”
“那个……小奈布,你拿错剧本了吧?”这是被奈布用神仙缩捆在狂欢椅上的杰克,我们穿着花枝招展的弹簧手套装的奈布小佣兵对着不能动的杰克露出一个报复的小恶魔笑,“杰克你也有今天,让你每次调戏我,今天小爷不调戏死你。”穿着玫瑰公爵礼服的监管者先生露出一个绅士的笑容:“小奈布,调戏可不是嘴上说说而已哦。”

“艾玛艾玛,我看见里奥了,他还带着园丁玩偶呢!”
“在哪在哪?我去抓人!”艾玛兴奋的带上大力手套,向着厂长的方向直冲过去,告诉你什么叫做拆迁流,两点之间直线最短,遇墙破墙,遇石碎石,所过之处,地图一片狼藉这才是拆迁,拆个椅子算个屁!被园丁一撞直接蒙圈倒在地上的里奥表示一脸懵逼,你怎么比我的鲨鱼锤还重啊?闺女你吃什么长大的?!

“空军小姐,我们无冤无仇,你要不要挪开一点点,腾个地方让我出去?”小丑被空军一枪麻醉弹直接壁咚进柜子里,“不要,就不让,你打我呀!”玛尔塔挑起裘克的下巴,表面上看起来风轻云淡的空军小姐内心是这样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撩到裘克了,裘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姐,这个姿势不适合你。真的”小丑尴尬的把眼睛移开,玛尔塔很豪迈的把脚也抬起来,对着他来了一个帅气的手脚并用柜里壁咚,“我就不,你打我呀。”玛尔塔并没有发现,被麻醉全身无力的裘克正半躺在地上,而站着的玛尔塔远远高于他,加上玛尔塔豪迈的姿势……我只想说,小姐你走光了,而我是个男人,正常的男人……咳咳……

被第N次给套回来的班恩无奈的看着一脸无辜的艾米丽,很显然这个医生小姐并没有适应自己可以攻击监管者的事实,她拿着百发百中牛仔套绳,看着谁就能套谁,艾米丽研究这个神奇得东西好久了,当她看见班恩的时候,下意识的就把套绳丢出去了,然后“刷”的一下,叮,恭喜艾米丽捕获鹿头一只!“你到底怎么了?”班恩看着这个抓了放,放了又抓自己的人最终开口问了一句,所以自己以前戏耍这些求生者就这种感觉?真难受。“我找不到……地窖了。”艾米丽低下头有点不好意思,班恩看着害羞的小女孩,认命的扯扯身上的绳子:“跟着我,刚刚正好看到了。”艾米丽亦步亦趋的跟着班恩,被套住的监管者没有战斗力她完全不用担心,等到了地窖,艾米丽打开地窖门,对着班恩甜甜一笑:“谢谢你呢,鹿角先生!”
“明明是你自己太笨,谢什么啊,真别扭……”班恩绝对不承认自己脸红了,是面具里面太热了,“还有我叫班恩不叫鹿角。”



所以到底还有没有人记得这是一个1v4的逃生恐怖游戏,这不是4v1的恋爱粉红游戏啊摔!

随身物品私设 里奥篇

有手杖的杰克先生很撩,其他监管者们就很可怜了
被各位太太们的同人和图画洗脑的我深深爱着监管者这个群体,他们都太可爱了!



带着浓浓父爱的厂长分分钟撩爆我啊!



物品:棉花糖
特定姿势:抓住求生者后,把求生者抱起来,放在肩膀上带到狂欢椅。



设定:
“爸爸,我要吃棉花糖!”小小的你对着那个在你眼里永远伟岸无比的男人说,男人刮刮你的鼻头,脸上带了一点点的无奈和宠溺,对着卖棉花糖的老爷爷要了一个你最喜欢的颜色:“只能吃一个哦,不然牙齿会疼的!”男人把如同云朵般漂亮的棉花糖递到你手上,你兴奋的咬了一口,绵柔的口感让你觉得幸福感爆棚,你把棉花糖举到男人嘴边,不爱吃甜食的男人从善如流的小小的咬了一口然后对你露出一个和棉花糖一样甜的笑。

“爸爸,我看不见前面了……”你委屈巴巴的,努力的踮着脚,妄图穿过茫茫的人流看看前面有表演,但是只有大人们腰部的高的你不管怎么卖力的踮起脚都无济于事,他看着你一脸委屈和失望的样子,他最受不了你露出这样的表情了,一双手穿过你的腋下“呼”的一声,你好像飞起来了,他把你小心翼翼的放在他的肩膀上,要你抱住他的头,他的两只手牢牢的护住你,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让你摔下来了,“整么样,看的见么?”他温柔的问着,实际上你的重量压着他的颈椎,他真的有说不出的难受,但是你充满欢快的语调的答复让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谢谢你,爸爸,么么哒!”

不要脸的来求好友,过两天删!
小姐姐小哥哥们,求勾搭啊,佛系杰克一只,屠夫只玩杰克,求抱抱的各位加我吧\( ̄︶ ̄)/输赢无所谓,我就是想抱抱你们……

监管者杰克先生【短小精悍 一发完】来自抱不到人的杰克的怨念

玩游戏的时候有人说杰克最弱,然后我怼回去说,杰克最撩啊!每一次求生者看着我就跑,我就是想抱抱你,然后把你送出去而已……
你们都不给我抱|ू*꒦ິ꒳꒦ີ)。oO难受,想哭。ooc我的锅


杰克是一个非常腼腆的男孩子,他并不十分擅长交际,偶尔看见漂亮的女孩子还会脸红,但是被选定为监管者他必须看起来超级凶,所以他只好带着一张恐怖的面具,张着利爪在主神规定的地图里走来走去。
实际上他很喜欢那些求生者,他们每一个人都有些自己精彩绝伦的故事,比如说园丁艾玛.伍兹,这个带着草帽脸上还有雀斑的小女孩,双手有着神奇的魔力,她能修剪出最美丽的花园,也能分分钟拆掉一个狂欢椅,要知道小丑和厂长最讨厌拆椅子的坏姑娘了!比如说医生艾米丽.黛尔,这个胆小却天性善良的小丫头总能在同伴受伤的时候及时出现在他们身边,再比如空军玛尔塔.贝坦菲尔,杰克对这个英姿煞爽的女军人极有好感,如果可以杰克真想听小姐姐给他讲讲天空上的故事……可是这里没有人愿意和杰克交朋友,所有人都提防着他,远远看见他的身影就跑的无影无踪,杰克又一次看着律师匆匆的把自己的身影隐藏在草地和断墙之中,他无力的抬了一下自己的爪子,然后无奈的停下来,通过聆听远远的看着他想靠近又不敢靠近的人,没有人喜欢杰克,没有人愿意和杰克做朋友,杰克委屈巴巴的想着。
直到有一天,他无意间抓伤了一个园丁,园丁大约是被他吓蒙了,瘫在地上缓慢的移动,杰克看着地上留下的印记,他轻轻的把园丁抱起来,他记得自己左边的方向有一个医生在解码。
“你放我下来,我不要……”园丁费力的挣扎着,恐惧让她的力道变得极大,好几次杰克都差一点摔着她,但是杰克还是稳稳的抱着园丁,这摔下去,想想都疼。杰克把园丁放在里医生不远的地方,医生原本想逃走,但是却被杰克叫住了:“请等一等,她受伤了,需要你治疗。”杰克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和求生者们搭话,如果不是带着面具,园丁和医生一定会发现这个男孩子一脸通红,医生试探着靠近和监管者靠的很近的园丁,杰克并没有做出什么伤害她们的事,只是看着医生为园丁疗伤,末了还带着她们去找地窖,园丁和医生简直不敢相信这居然是一个监管者。
“好了,小姐们,我们去大门吧!”也许是因为有人亲近的缘故,杰克的语调里带着欢快,他哼着小曲儿走在前面,园丁和医生跟在他的后面:“杰克先生真不一样呢。”园丁小声的说着,“小丑他们重来不会这样对待我们。”杰克回头看了一眼想到什么不好的回忆而脸色发白的两位女士开口说道:“这也是前辈们的职责,请两位小姐不要责怪他们。”医生十分不理解这位监管者为何如此的佛系,杰克发出怪异实际上是善意的笑声说道:“因为反正我也出不了庄园,失败的结果不过是在小黑屋里呆在,但是你们就不一样了,你们有非要出去的理由啊。”杰克和园丁还有医生聊着聊着就到了大门,大门已经被逃走的求生者打开,杰克对两位女士敬了一个绅士礼:“有缘再见,可爱的小姐们!”园丁和医生看着站在门里面静静等待她们离开的杰克,向他挥挥手:“再见,监管者先生,我们下一次再见!”
杰克觉得自己最近好像时来运转了,每一次他都能看见一些人故意来找他,园丁和医生就不用说了,这两位和杰克已经相当的熟了,还有空军和盲女她们,虽然不是那样的熟识,最起码她们看见杰克不会转头就跑,有的时候还喜欢绕着他走两圈,杰克对这样的事情感到欣喜若狂,他觉得他被人接受了,有时候在匹配等待的时候,他都会开心的跳一段小舞,但是他也发现了不对劲,小姐姐们来找他求抱抱也就算了,律师慈善家这些大老爷们都来找他要抱抱是什么意思?你们明明可以自己走,杰克只抱女孩子!

“杰克先生是个很可爱的人呢!”医生如是说道。

两个人组队宛如两个智障……抱着媳妇儿去开门\( ̄︶ ̄)/自己挠的媳妇要自己负责!

不行,我一定要记录一下,这游戏下了删,删了下,人生中第一个五花,还是一发入魂,开心!

我儿子终于找到小姐姐了,撒花,露出老母亲般满足的微笑!

纪念一下wuli蛙终于有小伙伴了,可喜可贺!

【锤基】如何饲养一只锤锤喵和基基喵(一发完)


一个窥屏已久的小透明因为无法养猫的怨念……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人物属于漫威
我也不知道哪里有敏感词……

结婚留恋
妈妈,她太好看了,美哭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