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颜控手控癌晚期

家里又来了一只可爱的小天使,但是她喜欢吃啥?

希望我能走完我儿子去过的所有地方!

感觉我鹅子好像恋爱了

谁能告诉我,这是个什么物种?像是离家出走的!

我已经很努力的捏的更英气了,有没有大佬可以分享一下英气脸的数据啊,跪谢!

Wuli蛙给我带纪念品了,开心!!!!!!

呱儿子这是浪到海里了?你不是养在水坑里的么?

来晒晒女儿,虽然想当儿子养……

【混cp】官方爸爸,我不依(一发完)

总而言之……有一天他们角色替换了




“嘶——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奈布双手托着脸,头上顶着两个硕大明显的“迷失”汉字坐在庄园里,又被抓着送上天了,不开心!奈布心里默数着123等着他的队友来找他,果然他都还没有数到50艾玛“啪叽”一下从天上掉到她自己的位置上,奈布看着还处于蚊香眼状的艾玛,抽抽自己的嘴角接着数,等到他数到第301下的时候,艾米丽被扔回来了,小医生还没有从高空抛物的惊吓中清醒过来,整个人都还是蒙圈的,奈布抖腿的频率更加快了,还有一个玛尔塔,不过看这个监管者的尿性,估计不久就得凉,不出所料没有一会儿空军小姐姐就光荣的回来了,奈布四个人人排排坐,后面站着一个笑的一脸傻样的小丑——一败涂地。
“我觉得,这很不公平!”终于忍受不了的奈布开口说道,“凭什么我们看见他们就得跑啊,拼角色数量,拼团队人数,我们都比他们多!”
“我也觉得,虽然我们有手枪和板子,但是他们还不是有封窗加速,我们还是吃亏!”玛尔塔深思熟虑的思考过之后一脸严肃的说。
“可是,游戏设定是这样的啊,我们有什么办法啊,我也不想只能跑啊。”艾玛小声的辩解着,艾米丽泄气的瘫在自己的座位上。
“设定是官方爸爸写的,其他的算个屁!”一向沉默寡言的奈布爆了粗口,想想每次见他必定调戏的杰克,他恨的牙痒痒。一语点醒梦中人,其他的小伙伴相互看看,彼此之间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留在庄园里织喝下午茶,缝娃娃,喂喂小鸟,看看小花的监管者们同时打了一个寒颤,不对啊,现在都要五月了。


WY爸爸两只脚翘在桌上数着自己的小钱钱,嘿嘿嘿,今天又卖出去不少玫瑰手杖,正高兴着,玛尔塔一枪轰开了办公室的门,WY爸爸把小钱钱环在自己胸前,一脸惊恐的看着土匪样的求生者们:“你们……你们干啥,还没到发工资的时候呢!”
“官方爸爸,给我们一些能怼监管者的武器吧,只能跑实在太委屈了!”从来直来直去的玛尔塔开门见山的说。
“不行,你们的设定就只能躲和跑,要武器干啥,不给!再说了地图有那么多窗户可以翻,板子可以砸。”WY爸爸十分有原则的说道。
“真的不行么?”艾米丽两个纽扣眼居然挤出了几滴泪来,“不行不行……”WY爸爸挥挥手,让他们赶紧走,奈布看着态度坚决的官方,对着艾玛打了一个眼色,兄弟看你的了!艾玛接受到信号立马躺倒在办公室的地上:“不么不么,我不依,为什么他们有举高高和公主抱,我们什么都没有,明明说好我们是亲闺女亲儿子的,我不依,我不依么!”看着在地上打滚耍赖的园丁,官方爸爸想起和他签合同的厂长大人,那看起来几十来斤的鲨鱼锤,要是让那个女儿控知道自己惹哭他家闺女……那酸爽不敢想象,“不就是武器么,给给给,都给你们,求你别哭!”WY爸爸蛋疼的看着一秒起来的园丁,想死的心都有了……

今天出门一定没有翻黄历!监管者们这样想道,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被怼道怀疑人生的监管者们最近真心累。
“奈布,奈布,杰克在你左手边!”
“那个……小奈布,你拿错剧本了吧?”这是被奈布用神仙缩捆在狂欢椅上的杰克,我们穿着花枝招展的弹簧手套装的奈布小佣兵对着不能动的杰克露出一个报复的小恶魔笑,“杰克你也有今天,让你每次调戏我,今天小爷不调戏死你。”穿着玫瑰公爵礼服的监管者先生露出一个绅士的笑容:“小奈布,调戏可不是嘴上说说而已哦。”

“艾玛艾玛,我看见里奥了,他还带着园丁玩偶呢!”
“在哪在哪?我去抓人!”艾玛兴奋的带上大力手套,向着厂长的方向直冲过去,告诉你什么叫做拆迁流,两点之间直线最短,遇墙破墙,遇石碎石,所过之处,地图一片狼藉这才是拆迁,拆个椅子算个屁!被园丁一撞直接蒙圈倒在地上的里奥表示一脸懵逼,你怎么比我的鲨鱼锤还重啊?闺女你吃什么长大的?!

“空军小姐,我们无冤无仇,你要不要挪开一点点,腾个地方让我出去?”小丑被空军一枪麻醉弹直接壁咚进柜子里,“不要,就不让,你打我呀!”玛尔塔挑起裘克的下巴,表面上看起来风轻云淡的空军小姐内心是这样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撩到裘克了,裘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姐,这个姿势不适合你。真的”小丑尴尬的把眼睛移开,玛尔塔很豪迈的把脚也抬起来,对着他来了一个帅气的手脚并用柜里壁咚,“我就不,你打我呀。”玛尔塔并没有发现,被麻醉全身无力的裘克正半躺在地上,而站着的玛尔塔远远高于他,加上玛尔塔豪迈的姿势……我只想说,小姐你走光了,而我是个男人,正常的男人……咳咳……

被第N次给套回来的班恩无奈的看着一脸无辜的艾米丽,很显然这个医生小姐并没有适应自己可以攻击监管者的事实,她拿着百发百中牛仔套绳,看着谁就能套谁,艾米丽研究这个神奇得东西好久了,当她看见班恩的时候,下意识的就把套绳丢出去了,然后“刷”的一下,叮,恭喜艾米丽捕获鹿头一只!“你到底怎么了?”班恩看着这个抓了放,放了又抓自己的人最终开口问了一句,所以自己以前戏耍这些求生者就这种感觉?真难受。“我找不到……地窖了。”艾米丽低下头有点不好意思,班恩看着害羞的小女孩,认命的扯扯身上的绳子:“跟着我,刚刚正好看到了。”艾米丽亦步亦趋的跟着班恩,被套住的监管者没有战斗力她完全不用担心,等到了地窖,艾米丽打开地窖门,对着班恩甜甜一笑:“谢谢你呢,鹿角先生!”
“明明是你自己太笨,谢什么啊,真别扭……”班恩绝对不承认自己脸红了,是面具里面太热了,“还有我叫班恩不叫鹿角。”



所以到底还有没有人记得这是一个1v4的逃生恐怖游戏,这不是4v1的恋爱粉红游戏啊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