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颜控手控癌晚期

【郅摩】我家有只小狐狸(4)

又名《小狐狸冒险寻爱记》
人物ooc是我的锅
为下周期末考试攒人品

    上官紫苏,上官老爹最最疼爱的掌上明珠,自幼就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在别人家小丫头躲自家娘亲怀里撒娇的时候,上官小姑娘一个人避开了自己身边所有的奶妈,丫鬟,溜进了父亲的书房,一呆就是一下午,以至于上官府被爹爹娘亲挖地三尺,翻了个底朝天,要不是上官小姑娘实在是饿到不行了,自己跑出来找吃的,估计整个长安都要被翻一遍,当别人家的小丫头想着各种各样的借口妄图躲过各种女工,琴棋书画等各项功课的时候,上官老爹的书房已经无法满足上官小姑娘的好奇心了,于是皇宫成了小紫苏的常驻地,顺便还小的李郅小朋友成功的成为了被小紫苏嘲讽的对象,当别人家的小女孩开始幻想自己的如意郎君的时候,紫苏已经开始长年攻占自己父亲的办公桌,并且成功的把自己的父亲挤到了隔壁,综上说述,上官紫苏就是传说中,考一百因为卷面只有一百的学神!有这样的主人,做宠物的应该很嘚瑟,但是萨摩多罗觉得自己过得真的是生不如死……这事儿啊,我们来慢慢说。
    萨摩的一天是从明媚的早上开始的,柔软的枕头,温暖的毛毯,萨摩被微风带来香甜新鲜的朝饭的味道给唤醒,优雅的梳理自己的毛发,踩着轻松而又欢快的步子来到自己的食盆前享受美味的食物,迎着朝阳,在花园里奔跑,追逐着蝴蝶,与蜻蜓嬉戏,在美丽可爱的主人怀里打个滚,享受着那纤纤玉指在自己的身上满怀爱意的抚摸,俗称撸毛,多么美好又充实的一天,不过,孩子们,醒醒,那只是你的想象好么!真实的情况其实是这样的。
   “萨摩!”紫苏狂奔而来一把抱起萨摩就开始蹭,粉红泡泡冒啊冒,只到萨摩柔软的皮毛终于成了鸡窝才勉勉强强的停止,被打断正在鸡腿海洋里畅游美梦的萨摩还未发飙就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吓得脑子当场挂机。我在哪里?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萨摩一边嚼着嘴里的鸡肉,一边无视来自紫苏充满宠溺的视线,被人盯着吃饭还真的是头一回,以前四娘和双叶也不过是偶尔给他摸摸下巴,撸撸毛,三炮完全是放养,定时定点的投喂,但是紫苏除了睡觉眼睛就完全黏在萨摩的身上,要不是上官夫人以小动物爱玩闹身上会沾到看不见的脏东西为由严禁萨摩在主人的床上撒欢,紫苏估计会把萨摩的窝安在自己枕头旁边。好吧这些可以看做紫苏对萨摩重视的表现,萨摩自己也表示喜闻乐见,但是接下来的时间,对于萨摩小狐狸来说完全就是世界末日,在第一自然段我们可以看出紫苏从小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人家看《女训》学为妻之道,她抱着她老爹的折子问她老爹为官之道,人家看《诗经》幻想爱情,她啃完一本《史记》和她爹争论如何以史为镜,升华自我,在上官夫人一度以为自己闺女真的嫁不出去的时候,紫苏捧着一块上好的料子并着针线盒认认真真的对上官夫人说:“娘亲,教我女工。”上官夫人喜极而泣。
    上官紫苏是一个极其聪明伶俐的小丫头,她知道自己姓上官代表什么,她绝对不能像别人家的女孩那样懵懵懂懂,她的身份让她必须去承担一些不一样责任和义务,或者是为了自己的家族在皇宫里杀一条血路,或者是为了平衡朝野势利成为一颗联姻的棋子,无论是什么选择都容不得她有半点天真无邪,她不要做那种空有容貌只会自怜自艾的菟丝花,所以她逼迫自己一点一点充实自己,组装自己,让自己变得强大一点,有用一点,更有价值一点,萨摩小狐狸对于她而言是个意外,那个机灵到快成精的小家伙活生生的,他无拘无束,他随心所欲,他毫不掩盖自己的聪慧,他可以毫无底线的在三炮,李郅和自己面前撒娇卖萌,他可以十分张扬的展示自己的小情绪,喜欢就一个劲儿的黏着你,不喜欢就扭头那蓬松的大尾巴对于你,这样无忧无虑的可爱模样让紫苏十分羡慕,那只小狐狸经历过无数苦难却依旧无比开朗,单纯真诚毫不做作,让人觉得自己被治愈着,被这只小太阳温暖过的紫苏觉得,如果可以自己真的好想好想拥有他,然后把他宠上天,就算为了那份自己生活中不能多得的肆意妄为。
    从三炮手里成功抢来萨摩小狐狸后,紫苏一直觉得自己应该为爱宠做点什么,最好是那种惊天地泣鬼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事,尚且年幼的紫苏想来想去决定,我要给萨摩做衣服,我要让自己家的狐狸拥有自己的时装秀!于是萨摩多罗的苦难日子开始了,每天换着花样的坎肩儿,外衫,还有无数颜色各异的小号襦裙,没错,襦裙,襦裙,裙,裙,裙,紫苏,我再说一遍,我是公的,公的,公的!!!!!萨摩今天依旧很想死一死。
    在这里我想说一说,我们的萨摩多罗是一只正经的狐狸,并没有什么玛丽苏汤姆苏之类的光环效果的叠加,所以萨摩虽然被大理寺小分队宠的没边了,但是依旧不能改变有人讨厌他的事实,这样的一群人中首当其冲的就是上官老爹--上官大人,为啥?自家宝贝的女儿就被一只臭狐狸迷倒不行,安也不请了,来自女儿的撒娇也感受不到了,就连自己在亲亲夫人心里独一无二的地位也显得岌岌可危,更不论以前看见自己就宝啊,贝啊的老母亲,现在看见他第一句问的都是这只臭狐狸过得怎么样了,不就是长的好看点,眼睛亮一点,摇尾巴看起来更萌一点,个性乖巧一点,比隔壁会说话的鹦鹉还要机灵聪明一点么,有什么好的,一家老老小小都宝贝成这样……这就是一个被家人宠坏了的老小孩吃飞醋而已,没有什么,以萨摩的机灵劲儿,怎么看不出来上官老爹这是在闹别扭,搁以前他早就纠缠撒娇讨好主子了,但是被紫苏气的不轻的小狐狸开始高冷傲娇了,看着上官老爹一张幽怨脸,萨摩十分淡定的在上官大人的金丝楠木的书桌边上磨着不怎么痒的爪爪,看见上官老爹从青转黑在变白的脸,非常愉悦的表示,就喜欢看你这幅明明很讨厌我,但就是弄不死我的表情!
    时间在流逝,紫苏每天依旧学着萨摩悠哉悠哉的过日子,本来么,日子是人过的干嘛每天搞得跟鬼子进村了一样,放轻松,这日子啊还是很美好滴~抱着又换了一身艳丽裙子的萨摩,紫苏十分兴奋的来大理寺向三炮和李郅炫耀了,不过估计今天紫苏出门没翻黄历,因为她摊上事儿了,紫苏看着面前的这个妖艳贱货实在是有一种要怼人的冲动,眼前的贵妇人头上是珍贵鸟羽做的点翠,身上是号称千金难求的貂毛,手上是孔雀雀尾制的华丽羽扇,浑身上下一股浓浓的暴发户的既视感,那个女人绘声绘色的细数自己为了这只狐狸付出了多少心血,什么扫荡了一个山寨了,算计了一个仵作了,威胁了一个小小公务员了等等,那女人眉飞色舞的说着什么自己相公是达官显贵啦,自己的表姐妹是宫里的娘娘啦,自己的娘家在皇上面前可说的上话啦,你这个区区上官家我还不放在眼里啦,赶紧交出这只狐狸啦……三炮直言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紫苏表示自己的肺以气炸,就为一条围脖你丫害得我家萨摩颠沛流离,无家可归,脸呢,直到一直站在旁边当自己是摆设的李郅突然伸手把萨摩搂进自己怀里朗声说道:“抱歉夫人,这是我的狐狸!”
    在李郅怀里的萨摩一脸懵逼,等等,我怎么不知道我是你的狐狸?

评论(2)

热度(34)

  1. 墨团子竹里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