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脑洞奇多,沉迷男色无法自拔,磨磨爪子开始挖坑!

【郅摩】被闪瞎了的大理寺日常

多时的脑洞还是开了坑
逻辑也许混乱,人物也许ooc,这都是我的锅
问题有限,这是我的错
由于李少卿第一集不是大理寺的,所以只能两集合并





    我,一个阳光开朗,活泼可爱的大唐单身五好青年,受家族荫惠,以及自己头悬梁,锥刺股的努力,成功的转职成为一个兢兢业业,为人民服务的大唐单身公务员,所属单位--大理寺。我本来以为自己走上了一条开挂的道路,并且成功的打开了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担任CEO,走上人生巅峰的终极副本,然而,事实告诉我。我果然还是太年轻,我只不过从一个窝在家里的单身狗变成了一个每天被闪瞎的单身狗,仅此而已……心塞。
    我们来了一个新的老大,姓李名郅,字业承,真正字面意义上的单身贵族,因为他爹的关系,也许为了避嫌,他一直没在长安,是最近一起诈尸安案才被皇帝调回来,老大一上任就带了几个新同事过来,搞笑担当黄三炮,尸体杠把子谭双叶,自从大理寺少卿归位以来,我们大理寺就过上了,鸡飞狗跳,愉悦和谐的日子。
昨夜我值班,为我家老大守门,老大是带伤回来的,捂着左胸匆匆而来,一阵风拂过我的脸,带着一股血腥味,我刚要问问要不要我帮忙,紫苏姑娘就来了,上官紫苏,上官家小千金,体格娇小玲珑,容貌清纯可爱,人称“行走百科”,也是刚成立不久的探案小分队的一员,说起紫苏姑娘和老大的关系,用小姑娘的话说,那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具体表现是:小时候一起上树掏鸟蛋,一起下水捞金鱼,被长辈们发现了,默契挖坑坑队友,最后双双送小黑屋罚跪面壁思过不许吃鸡腿,实话,关系杠杠的!
   “你真的是不要命了。”
   “我答应过他,要罩着他的。”
    不怪我听墙角,也不是我大理寺不隔音,谁让上官姑娘关门不关紧,小姑娘的声音清脆悦耳,老大的声音沉稳低沉,但是按照我们老大这走路带风,一把唐刀耍的虎虎生威,加起班来不要命,黑气脸来要人命的大理寺少卿的人设,不应该是高冷面瘫脸,帅到没朋友么?这理所当然,宠溺无边,男友力MAX的对白是走错片场了么?还有,那个“她”是谁,说,哪个小妖精勾走了我家老大!

    也许事实就是用来打脸的,因为我惊讶的发现那个小妖精不是“她”而是“他”,这两天黑豹杀人事件一直闹得沸沸扬扬,我们按照老大的要求把尸体带到了大理寺交给了谭仵作,那姑娘盯着那块白布两眼发光,郑重的净手,拿起双叶刀,“嘿嘿”笑了两声,然后就是各种瓶瓶罐罐,银针托盘相互碰撞的声音,然而并没啥用,即使是四方会谈,老大还是没得出个什么所以然来,老大每天忙着进进出出是一个囫囵觉都没睡过,心疼我老大一秒,“我怕你们玩不转。”那个小妖精,啊不,应该是萨摩多罗,一个店小二,一看就知道是外邦人,长卷发,肤色偏白,配着充满西域风情的绿石耳钉,更是显得一张脸柔美艳丽,一双眼睛里像藏了星星一样闪着自信的光芒,我估计也就他可以把店小二的粗布衣服穿出卖家秀的感觉了,据炮哥私下跟我们说,这个萨摩多罗啊真的是厉害,脑子转的贼快,破案神速,上次的诈尸案他功不可没,这人就双手环在胸前,吊儿郎当的靠在一边,一副“我可厉害了”的小模样,很一只邀功的狐狸一样,我估计这要是真的长了尾巴要翘天上去。“多少报酬。”“这次免费,算是还你的情。”明明是很正常的对话,但我的脑子就不可控制的出现了英雄救美,以生相许的言情剧场,什么鬼,我可是一个正经的公务员!我刚刚强制自己不要瞎想,然后我看见,我们家老大笑了,那种说不暧昧不宠溺都没人信的笑容,咦~瞎眼睛,好的,我的大脑里已经被“好苏”“果然有故事”“这满满的恋爱酸腐味”“我们有大嫂了~”等弹幕刷了屏……还没等我回过神来,老大已经被勾走了,不是,老大,你从来都不会不带我们的,你怎么就忘了你可爱又迷人的忠心属下呢?果然,有了媳妇忘了娘家,你在也不是那个当初的老大了。
大嫂,不对,呸,萨摩终于把我们的调查方向引到了正确的道路上,大理寺已经基本确定了嫌疑人,礼部尚书刘渊的儿子当年死在被害人的手上,他们家也有着以权谋私,饲养野豹的实情,几乎是板上定顶的事,我本来以为这是我们可以躺着结案回家洗洗睡了,但是意外出现了,犯人其实是苏明阳,他痛恨这些所谓的兄弟不断地剥削让他没法和爱妻过着正常的生活而下了杀手,萨摩带着老大和三炮去诈人的时候喝了下了药的茶,腹痛难忍,我第一看见老大崩了一张面瘫脸,火急火燎的,不假思索一把拎起玩小灰灰玩的不亦乐乎的双叶的后衣领就往萨摩房里走,那速度,最起码60码往上,但是老大你确定双叶去看了之后,萨小摩同志还能看见明天的太阳?咳,当我没说。
    顺利结案并把萨摩安全送回凡舍后我们终于可以下班了,回去的路上我看到炮哥在墙边蹲着画圈圈……这画风不对啊,黄三包哪里有这么低沉的时候啊,我凑过去拍拍他的肩:“兄弟,咋了?”他抬头两眼泪汪汪的看着我:“老大扣我的俸禄了。”黑人问号,三炮似乎没有犯错误啊,这是怎么了,然后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内幕,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萨摩在地上打滚那会儿是三炮给抱回来的,抱回来的,抱,回来的,呵呵,我们老大都没有上手你就麻溜的上去了,活该!摊手。

评论(5)

热度(69)

  1. 墨团子竹里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