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颜控手控癌晚期

【郅摩】被闪瞎了的大理寺日常

迷之脑洞,欢脱向
人物ooc,逻辑混乱我的锅
文笔有限,我的错
我不管,萨摩就是团宠~还有谢谢喜欢这个脑洞以及帮我捉虫的小天使们,笔芯






    我几乎是摊在我的办公桌上的,老大,三炮,双叶都不在,他们郊游去了,没有老大他们在的大理寺能叫大理寺么!更何况,没有案子和萨摩在的大理寺紫苏妹子是绝对不来的,哎~第96次想他们,同去的还有萨摩和三娘,自从萨摩上次中计后老大就打着关心萨摩身体的幌子天天往凡舍跑,一来二去,大理寺和凡舍就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当然,是我们单方面这样认为,凡舍的老板娘公孙四娘,那是在多年前响当当的人物,匪界几乎没有人没听过她的名声,不过后来拖家带口从了良,听凡舍小伙计不三不四某次和我唠嗑说是因为萨摩在一次四娘成功挂彩后说想来长安看看,这享誉大江南北的繁华都城是什么样的,然后,四娘毫不犹豫卷铺盖打包行李,遣散帮众,带着萨摩还有几个一定要跟着他们的手下就往长安来,丝毫不心疼当年辛辛苦苦闯荡出来的匪帮江山。
    四娘这人吧,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萨摩那孩子,熟了都知道,那是插科打诨,卖萌装乖毫无下限的,偏偏又是双商超高人缘超好让人根本让人讨厌不起来的家伙,我们大理寺的大叔们知道萨摩是一个吃货什么都敢往嘴里吃,还会偷偷带一些自家媳妇拿手的糕点在老大来抓人的时候偷偷往他怀里塞,其实我一点也不羡慕……真的。说起四娘天天把萨摩呼来唤去,偶尔还会来个高空抛物什么的,但是四娘私下告诉我,要不是在路口转角出看到老大那黑不溜秋的大理寺制服,她才不会把萨摩往楼下丢呢。至于为什么四娘对我家老大横栏竖看不顺眼,你家白菜被猪拱了你能开心?四娘,我错了,不要拿你的烟杆指着我,老大,救命……
    在大理寺里葛优瘫了好几天之后,老大回来了,但是问题来了,老大最近每天笑的跟个什么样的,现在回来整个人身上那个黑色的雾霭都快要实物化了,而且,萨摩好久都没来了,咋回事?失恋了?别介,我还等着被围观虐狗呢,根据炮哥的回忆来说,其实刚开始一切都好,萨摩在半路上那撒娇卖萌,最后干脆蹲在地上耍起赖来,老大在一边慢慢的哄,就跟哄自家媳妇差不了多少,要不是四娘最后柃起人就走,估计老大能在那里哄一天,话说,你们眼睛不疼么?后来夜里宿在寺庙里,萨摩讲起来鬼故事,好玩似的吹了蜡烛,在点燃一看,四娘和老大抱成一团……等等,剧情不对啊,老大,你怎么能,我捂着胸口,你原来是这样的老大,你简直无情无义无理取闹,当然,以我老大这不工作就死星人的体质,这次的郊游明明就是幌子,还是萨摩给逼问出来的,郊游小组再被卷入谋杀案,组团寻宝历险记等一系列丰富多彩的活动后,最终成功的见招拆招,最后平安回来后,老大和萨摩之间就开始一场谁先找谁,谁就是小狗的幼稚游戏,一直延续到今天,哦,原来,就是寂(yue)寞(qiu)空(bu)虚(man),哎,不是,老大我啥也没说,不是,你听我解释……
   “这萨摩真是没心没肺,老大对他那么好,他还不理我家老大,是不是朋友。”即使大条如三炮也没有办法忍受老大愈来愈浓厚的低气压,暗搓搓的和我跟双叶抱怨。我的哥,你哪只眼睛看到这是纯纯的兄弟情了,“哥哥啊。”我拍拍三炮的肩,“难怪你没有女朋友!”双叶眉毛一挑,面不改色的给小灰灰撸毛:“说的好像你有女朋友一样!”不是,双叶姐,求不提啊,哭。

     黄三炮同志,我就要说道说道你了,好歹你也是土生土长的大理寺特别行动小组的一员,我们大理寺的骄傲好么,有你这么怂的么,关公显灵个屁啊,能不能破除迷信积极向上啊,昨天夜里苏邱死在家里了,根据他邻居和现场的勘察,这人啊是自己把自己弄死的,城会玩,无聊就自己死一死,这是什么新时尚……但是老大作为一个唯物主义小斗士表示根本不信这个邪,但是三炮智商不在线,双叶专业有不对口,紫苏根本就不在,老大这举步维艰,于是在毫无头绪以及对某人无边的思恋下,别问我怎么看出来的,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我又不瞎,老大决定,赶紧回家休息,明天去凡舍堵人!哎~老大你就是我的神!
    所以说黄三炮你就是蠢,被萨摩耍的团团转,要不是我老大来一招深入敌后,阻断后路,萨摩一定得跑,但是萨摩那个金鸡独立式的孔雀开屏真的是标新立异,娘亲~我看见小天使了……三炮啊,你忘了被没有俸禄支配的日子了么,看着老大盯着扛着萨摩毫无自觉的炮哥,我真的好想给他点一排的蜡,就算是老大示意你扛的,你也要有出了凡舍就把人放下的自觉啊。你倒是怎么长这么大的,我很好奇。
    萨摩作为大理寺正经的吉祥物重来没有破不了的案,对于这个统一思想,大理寺上到老大,下到食堂的王老头都坚定不移的相信着,果然,从被害人喝水的杯子到被害人爱喝茶的习惯,顺藤摸瓜的找到被害人的旧友,从那个老朋友的口里得到了某些矛盾加上双叶不断检验终有不可逆转的证据,这“关公显灵”的造谣不攻自破,不过是痴女配渣男的恶俗戏码,但是走了be这种虐心虐身的结局而已。
    种下最后一颗槐花树苗,我用袖子蹭蹭额头的汗珠,又拿过木桶给小苗苗仔仔细细的浇好了水,老大在一边双手背在身体后面,一脸温情的看着娇嫩鲜美的小树苗。
    “老大,这好端端的种这么多槐花干什么?”身边某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问。
    “没什么,萨摩喜欢。”
     ……我勒个去,小屁孩,不说话你会死啊!!!!!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