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颜控手控癌晚期

【郅摩】被闪瞎了的大理寺日常(番外)

不知道算不算车的车,能力有限,我的锅
第六集我卡壳了,正在难产中,请大家等一等
再一次感谢喜欢我这神奇脑洞的小伙伴们
最后,希望不忘屏蔽啊,我不会链接……哭



第一季番外(接24集)
    他终究是在梦里回到了伽蓝,那是他的故土,让他魂牵梦萦的故土,画面里有温柔的母妃,有可靠的父王,他撒着腿在花园里奔跑,让那些跟在他身后的人急得团团转,然后他一转身,蹭进了母妃的怀里,在花园里留下一串银铃一样的笑声,有什么东西在暗处觊觎这一切,然后它伸出锋利的爪子,将这一切都切割成碎片只留下满是腥臭的獠牙。萨摩猛的在梦里惊醒,他坐起来,平复自己快到不可思议的心跳,混沌的大脑逐渐恢复清明,蔺飞白还是搅乱了他的心,他不敢在想。
    “还不睡,小心明天四娘骂你!”熟悉的声音从窗台穿进自己的耳朵里,萨摩看这这个一身白衣抱着唐刀吊儿郎当靠在窗边的人,哪里还有白日里那严肃正经的模样,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浪荡子。萨摩看着他,不自觉的就展颜一笑,李郅跳进屋子里,灯火很暗,把萨摩不同于中原男子的柔美面容笼罩在一片神秘的色彩里,李郅突然有一种想要吻他的冲动。
    “你笑什么?”
    “看着你我就想笑了。”
    李郅还是吻上那张巧言善辩的嘴,李郅的吻是温柔的,温柔到足以让萨摩忘记周围的所有,但是这种程度今天远远不够,蔺飞白的那句“我们不过是行尸走肉。”一直在萨摩的脑子里徘徊,“承邺,我想要你。”萨摩多罗现在急需有人能带着他走出这一望无际的梦魇,而这个人只有李郅。
    李郅退下萨摩的衣物,露出白玉样的肉体,烛光给皮肤镀上一层暖色,更是显得鲜活美味,萨摩刚刚出了一身冷汗,汗水黏腻在皮肤上,味道有点涩带着苦,但是李郅并不介意,从嘴开始慢慢往下,喉结,脖颈,锁骨,乳珠,肚脐,一点点,一丝不苟的舔弄轻咬,就好像平日里带着三炮他们办案一样严肃认真,萨摩偶尔发出难耐的声音,但是身体还是紧绷着,没有完全放开,李郅撑起身子,再一次把人纳入自己的怀里,含住萨摩右边的耳垂轻轻吮吸时而拉扯逗弄,李郅是知道萨摩的,今天的审判他就在上面看着这人,红着眼眶据理力争。萨摩是他的宝贝,他只希望他的宝贝能快活,无论何时何地,即便是床笫之事,他也希望他的宝贝心无杂念,一心一意投入他给予的快活里。还不是时候,不急,他可以慢慢来,等着萨摩自愿的向他展开他的全部。
    李郅的吻就在耳边,他的舌尖带着炙热的温度,萨摩以为自己会被灼伤,萨摩轻轻一躲,随后稍凉的唇遍印下来,抚平所有的不安,萨摩被他撩拨的难受至极,终于委委屈屈的叫着他的名字:“承邺……承邺……承……嗯。”李郅堵住他的嘴,一双手悄无声息的勾下萨摩的裤子,按压着他身下的那一片柔软,李郅进来的很顺利,毕竟两个人一向心有灵犀,床上的李郅一向霸道,重来都不会让出主动权,不同于平常的亲吻,这个时候的李郅往往危险而暴躁,一点点的火苗也能把他点着,他压抑着萨摩的双手,让萨摩除了承受别无选择,李郅的动作果断坚决,毫不拖泥带水,就像利刃带着七分他深藏在骨子里不敢示人的专横和残暴还有三分只有对着身下人才有克制和温柔直直劈开萨摩的身体冲撞着萨摩身体里最柔软的地方。萨摩被他撞的头晕眼花,再也没有心思也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只能合着李郅的力度起伏,甜腻的声音像无数细微的勾子,一点一点蚕食着李郅的理智,让他失了分寸,随心而动,动情的喘息渐渐大了起来,萨摩极力的解脱出自己的双手,勾住李郅的脖子往自己这边带,鼻尖相碰,气息相交。李郅不知道这种近在咫尺伸手便可以触碰到的真实感,这种两情相悦,心心相惜然后慢慢沉淀的满足感,肌肤相亲,身心融合的安全感会让萨摩有一种,只要这个男人在自己就有家的归属感,李郅是他的归属,不管这个男人站在那一个阵营里,自己都会跟着他,不离不弃。
    事后李郅拨开萨摩被汗水打湿贴在额头上的头发,轻轻印上一个吻:“赶紧睡,有什么事,天塌下我给你顶着。”
    “李郅,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爱很爱你。”当然,我们心灵相通,你想说的,我永远都知道!

评论(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