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颜控手控癌晚期

【郅摩】被闪瞎了的大理寺日常(三)

人物ooc,逻辑混乱我的锅
文笔有限我的错
我终于干出来了,撒花
谢谢小天使们等这么久

    我觉得我大唐能用的只有我大理寺,那些个天天杵在皇帝眼皮子底下逼逼叨叨的白胡子老头子们全是混吃等死的,皇家金库失窃,找大理寺,东水村瘟疫死人了,找大理寺,要是我大理寺今天不开门,你们要咋整,那是不是要上天啊?今天大理寺提溜一个兵部的尚书进去,明天在弄一个礼部尚书进去,眼见着那些个站在下面混吃等死的一天比一天少,吾皇,你就不觉得不对劲么?真的,作为一个爱国爱民的单身五好公务员,我认为这大唐迟早药丸……
    老大今天一大早就带着我们嗖嗖嗖的就往凡舍去,临走还要我去一趟厨房包烧鸡烧鸭烧鹅各一只,……哈?!老大这是良心发现,要带我们一起去郊游了,好兴奋啊!现实是这样的等我们到了东水村,里正说着要带我们去吃饭食被老大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留下在那里嗷嗷待哺的萨摩一脸怨念的盯着大家的背影,老大私底下掐了我一把,我立马磨蹭到萨摩身边,递过烧鸡烧鸭烧鹅各一只,完全不在乎被被糊了一片油的制服,来啊来啊~小哥哥来投喂你啊~老大,相信我,我很正经的,真的,我用良心发誓!萨摩跟在后面,吧唧吧唧的吃的不亦乐乎,一边左看看在右看看,老大时不时不漏痕迹的往我们这边瞟一眼,一脸满意的看着我,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切,也没看你给我加工资啊,再看看一旁吃的欢脱的萨·福尔摩斯·摩,这孩子除了能吃,真好养活!
    我们老大是心系天下的好官,从他拦下无知的村民救下可怜的老奶奶就可以看出来,当然这么好的刷表现的机会老·真狐狸·大怎么可能放过呢,萨摩又一次成功的秀了一次智商,打脸打的啪啪作响,萨摩晚上出去收集情报,在里正明令禁止大晚上出去浪的情况下,萨摩有一次成功的惹毛了老大,至于老大是如何教育这个不听他的小孩,我表示这不是我们该考虑的问题。我还想活下去。萨摩还是带回来了有用的消息,这副里正和那个受害者的媳妇儿有一腿,大家听到这件事那叫一个兴奋,完全无视了萨摩一脸气呼呼要人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小表情以及老大那一脸我错了再也不这样了的贱贱的表情,当然我们是强行被老大让无视的,你们那几乎冲破屋顶的粉红色泡泡,除了三炮那个直的能当尺的直男谁感受不到啊,秀恩爱就算了还不让人说,这不是人过的日子,不干了,辞职!
    这个副里正几乎被大家当成了板上定钉的凶手,你想想,爱而不得,生不逢时,这种种遭遇让一个男人黑化杀人也没有什么不对,但是以我在大理寺工作这么久的看出来的套路,这个副里正一定不是凶手,一定还有别人,不信?你等着,为了村民,萨摩最终答应去采一点草药,他十分上道的亲昵的挽起我老大的手,美其名曰,有你在我就不怕被狼叼走了~看着一脸懵逼的双叶他们,我真想呵呵一笑,图样图森破想想我这无处不在的背景板小哥,他两怎样的恩爱我没看过,不过以我老大那闷骚的性格,现在想想我老大现在应该高兴的不能自己,刚刚他路过的时候那身边的小花花是“咻咻咻”的不要命的绽放啊,感觉,我们又能加宵夜了!
    我说什么,我就说副里正不是凶手吧,果然就不是,萨摩在采药的时候看到了一种白蘑菇,这种学名叫做白蕈菌类做过药农的里正当然用的得心应手,盗了国库,当然要各种杀人灭口因为死人是最安全的,大理寺又破了一个案子,还是买一送一的那种类型,但是老大没时间去高兴,为啥,萨摩闪腰了,当里正说金子在井下的时候,萨摩那个兴奋,嘿嘿嘿的就跑去搬石头,然后,就闪腰了,至于真正闪腰的原因……你知不知道,知道太多会没命的,大家心照不宣就好。

    今天是个好日子,今天是放榜的日子,前朝实行科举制,我朝沿用,这是个好事,毕竟这能让有才华但是门第底的弟子们有展示自己的机会,与我大唐也有利,人才么,不嫌多,想想我当年考武科那也是不要老命的每天练习才有机会进了大理寺的,虽然我觉得我不应该来这个充满酸腐恋爱气息的地方,虐的我心肝脾肾肺哪哪都疼,但是不得不说,我大理寺人很团结,饭很好吃,除了有个一天到晚不把我们当人只当狗来虐的老大也没什么不好,不过说回来,我们老大可护犊子了,和好基友上街听到人们都在说这新出炉的文状元,我们不约而同的回忆起曾经我们也年轻过奋斗过的时光。
    几家欢喜几家愁,就好像某21世纪,每次高考完总有那么几个哭死哭活要跳楼的孩子一样,杜家公子就自杀了,这个故事还得从前天前说起,你无法想象,我们宠萨摩宠到了什么地步,堂堂大理寺公务员,朗朗乾坤,青天白日之下帮着萨摩那个小混蛋在凡舍招摇撞骗,老大虽然说了三炮几句,不过是因为萨摩求三炮帮忙不求他帮忙吃醋了而已,我为什么知道?我们就是被老大拉过来给萨摩充当冤大头的,算个命去了大半俸禄,大理寺不给报销你还不能不来,还不能在你休息日不来,呵呵,在我休息的日子不睡觉来这里给我家大嫂送钱,因为我老大快没钱了,这不是冤大头是什么?萨摩,别那样看着我,我会心疼的,不对,老大会打死我的,不就是俸禄么,给给给,我有的是钱,够不够,不够我再去排一遍队啊!老大,求放过,哭。
    就在我们打打闹闹刷日常的时候,杜家老太太来了,她请萨摩去她家做法,因为她儿子似乎怨念太深,家里的怪事一件一件连着出,甚至吓傻了一个小和尚……不过,这法事好像做的有点晚,出事儿了。中了榜的李公子死了,尸首分离,干净利落,双叶对凶手那崇拜之情可谓是有如江水滚滚而来,涛涛不觉,双叶,我发现你真的不是正常人。装神弄鬼的小斯把萨摩炸出来了,他抱着树,哼哼唧唧的和老大你怼过来,我怼过去,看老大这表情估计要不是我们在这里,老大能上去把小狐狸揪下来打屁股,双叶的推测拉回了老大的注意力也让老大的脸色迅速的变的卡白卡白,老大一个人嘴里碎碎念,我担心的小声问他要不要先回去休息一下,他只是摇摇头,依旧一脸的不安。
    后面的事情我们这下属并没有参与(我回去看了看剧,没有其他穿制服的小哥哥们,所以没办法以第一人称写,会比较突兀,但是没办法)是最后结了安我们才从三炮哪里听到的,毕竟大理寺比较忙,我们会有不同的案子要处理,不可能一直跟着老大,凶手是那个被吓到的小和尚,原因是为父报仇,说真的出家人理因放下红尘,但是……哎,杜老太太也陷了进入,她作为帮凶重来都没想到会帮凶手杀了自己的儿子,她被获罪从大理寺带走的时候,我看到这个老人,身上没有一点活着的气息。萨摩事后来找我们一起喝酒,他说他不想杜老太太死,她那么好,明明知道他是骗她的,还是给他做好吃的,明明不认得紫苏,还是给紫苏送了不会醉的酒,那明明就是一个那样温暖的老婆婆。老大做事一向公私分明,老大不可能放过杜老太太,我们大家都知道,但是情感上头容不得理性,老大和萨摩又闹别扭了,老大冲冲赶过来,把我们都赶走了,当我发现我的钱袋还在萨摩那里回去偷偷摸摸拿回来的时候,我看见老大把萨摩搂在怀里轻声轻语的哄。
   “我第一次觉得自己习武不精,因为我不知道那个能一刀取人首级的家伙如果找上你,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救你。”
   “我也不想杜老太太有事,但是我是大理寺卿,掌管大唐执法,如果我这里开了口,你之前所做的一切都会归零,萨摩,我没办法。”
    ……我觉得,我应该在老大发现我并把我轰成渣渣之前赶紧跑,至于钱包,当我送的分子钱吧。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