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颜控手控癌晚期

【郅摩】被闪瞎了的大理寺日常(四)

人物ooc,逻辑混乱我的锅
文笔有限我的错
最近在看《花间提壶方大厨》所以一直没更,非常抱歉


    双叶最近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每天都盯着我们的脑袋双眼冒光的看着,我摸摸还好好在我脖子上的脑袋觉得自己应该去巡街,不对,双叶已经拿出了她那几把双叶刀,我觉得我应该立刻马上去巡街,就算今天没有我的班再不走我真的没命了,事出有因,最近有个很火的谣言,被判斩首的买酒郎李三回过来把那个刽子手弄死了,这个所谓缝头可复活的传言有人证有物证以至于可信度极高,搁在双叶那对尸体有着狂热爱好者那里就成了发现新大陆一样充满了好奇以及探究欲,用她对老大的原话来说就是,这个案子不管有没有问题最为高效和说服力的方法就是,弄掉某个人的头然后在缝上,然后看看能不能复活,至于弄掉谁的头……双叶磨刀霍霍的看向我们……喵喵喵,双叶,不要激动,你是大唐公务员,不是高能反社会啊姐姐!!!!!宝宝第5398次想要辞职回家……
    作为一个资深大理寺人事,我很负责的告诉大家,大理寺最最苦逼的工作是帮我老大找萨摩,没有之一!这人啊,你要是找不到,你得死,你要是找到了,你也得死,在你找到萨摩的时候,请你务必在三息之内将萨摩带到老大面前,如果不能迅速带到,让长安饲养员爆炸了……祝你好运,请务必不要和萨摩谈笑,如果让长安醋坛子看见了……祝你好运,你务必请保证萨摩的身心愉悦,千万不要让他黑着脸见我老大,如果让长安宠妻狂魔看见了……祝你好运……以上,老大,你咋不上天呢?当然,这次是老大自己去拿人的,可喜可贺!能把青椒斩蛋服穿出萌萌哒的感觉,说真的,我只服萨摩,当然萨摩穿什么都好看,不穿也好看……不不不不,老大,你刚刚出现了幻觉,真的,相信我!顺着案子的线索,我们来到李三家,看到了他媳妇儿,萨摩通过李氏媳妇儿的胭脂解决了所谓缝头能复活的闹剧,顺带着坑了一把自己的小伙伴。
    凡舍真的应该改名字,因为我们老大几乎不会大理寺了,吃喝拉撒几乎都在这里,当然这里有萨摩,我们懂的,所以我们理所当然的可以来这里蹭蹭饭什么的~老大他们在内间,我们就坐在走廊上,有幸目睹了一场我老大调教萨摩的画面我表示,很满足!吃货拯救世界,这是真理。也许我应该想我娘学着做些吃食什么的,方便我勾搭萨摩一只……咳咳,偷萨摩,判无期,大家别学我!
    大理寺作为和死神搭班的地方,一般来说,一集肯定不会死一个,当三炮来说王大柱的妻子也死了的时候,我们一点也不惊讶,老套的死法,下毒,但是这次寻找凶手顺利的过分,相信我,这绝对不是真的!苦逼的赵丁给刘方当了替罪羊,杀了王大柱的也是他,因为偷盗藏赃被人撞见于是杀人灭口的恶俗戏码,似乎每个月都有那么几次,不过这一次的收获让萨摩变得很奇怪,我都看出来了,你觉得老大会看不出来?所以,老大今天有翘班去看萨摩了,带着李三媳妇儿为了感恩送的四坛酒直奔凡舍而去,按老大的意思说,当你家不省心的孩子开始想七想八的时候,没有什么是到床上解决不了的一次不行就两次!

    你听说过首饰可以杀人么?反正我是不信的,然而事实告诉我们,这是可以杀人的而且一次还是三个,大部队感到崔大人家么时候,那位大人已经吓尿了,要不是有人扶着他估计得爬进屋里,老大,你居然是这样的老大,双标的能不能不要这么的是在,三炮不正经你就是一阵怼,萨摩不正紧你就满怀爱意的说了一句“别玩了”……老大,你还记当当年大明湖畔的我们这群你可爱可敬的小伙伴们么?老大,你的良心不疼么?萨摩一向玩心大,把三炮吓成了老大肩部挂件还在那里对饰品盒爱不释手,喜爱至于还把首饰盒顺走了,老大无奈至于除了严肃正经的叫一声萨摩多罗只外没任何办法,真是,要你何用!
    老大最近很烦躁很烦躁,因为萨摩居然和一个女嫌疑人有小秘密,不可原谅,不可饶恕,不可忍受!老大,行了啊,那个叫做楚海夕的丫头不就是一个沉迷于修仙无法自拔的中二少女么,放心吧她挖不了你的墙角,你看你这么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真的,她和萨摩在一起的画风真的怎么看怎么怪异啊,老大……求你放下我房间里的最后一个花瓶可以不。崔尚书死了,死于首饰盒里最后一件首饰,怪就怪在这个首饰盒一直都在萨摩那里……除了今天的全场最佳双叶点出了一个奇怪之处,一顿饭下来大家无所收获……不过,有行走百科紫苏的帮忙还有难得靠谱一次的炮哥,这次案子终究很快落下帷幕,杀人者,古董店老板和崔尚书家的小斯,牵扯出一桩灭族残案,一个因由贪念引发的悲剧,小户人家有着无价之宝,贪心之人痛下杀手,贪官之辈以权谋私,最后所有的苦果都要平常老百姓来担着,说实话,作为大唐执法的守护者,我觉得真是丢脸!
    我想老大是一样的,我一直知道老大是一个有担当有报复的有志之士,对于这种沆瀣一气以至于民不聊生的事情他一向看不惯,老大难得没有溜达到凡舍去,一个人在大理寺喝闷酒,我们这些小伙伴们不敢让老大一个人,都躲在门外又不敢吱声,还是三炮,抱着酒来,柃小鸡一样把我们一个个的柃进房间,大手一挥,颇为豪迈。
   “老大,别烦心,当初是我们不在,如今有我们在这样的官员,有一个我们抓一个,有两个,我们抓一双!”
    哎约喂,我的炮哥,你能耐了,要是你把这口才用在紫苏身上,你也不至于单身到现在啊,有木有。不过三炮说的没有错,我们都学着炮哥眼睛瞪得亮晶晶的看着老大,直到老大无奈的被我们逗笑了,醉酒被罚什么的都是后话,直至今日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我重来没有后悔我来到大理寺,以前不会,现在不会,直要老大他们在,以后,也不会!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