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馆

脑洞奇多,沉迷男色无法自拔,磨磨爪子开始挖坑!

【郅摩】我家有只小狐狸(完结)

又名《小狐狸冒险寻爱记》
人物ooc我的锅
失踪人口回归,考完放假了,撒花


     李郅揣着小狐狸一脸淡定的撸毛,李郅的个头儿高,那贵妇人看着他本就要仰着脑袋,李郅偏偏坏心眼的微微抬高了下巴,以至于他看着贵妇人就成了居高临下的俯视姿态,生生的压了贵妇人一头,贵妇人气的不轻,“我告诉你,我上头可是有人的,我表姐赵婕妤可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你一个小小的大理寺少卿居然敢和我作对!”想她自幼生在达官显贵之家,又是独女,被家里娇养着长大,后来找了个上门女婿,丈夫借着自己家的东风做了大官根本不敢忤逆她的意思,更何况自家表姐在宫中风头正盛,一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霸道妇人真的以为自己在这长安城可以呼风唤雨,无法无天,当然这只是她以为,要知道,天子脚下的达官显贵啊,有两种,一种是真正的贵人,他们身负皇族血脉,为皇室一员,或是有开国之功,名副其实的功臣之后,还有一种是皇帝觉得你这个人有趣赏你个名头觉得好玩,或是觉得也许只有把你捧得更高,才能摔得更疼……你要知道,所谓帝王心术,不过是制约和平衡,一个聪明的帝王必无弱点,所谓情深不寿,很何况那个皇帝是李世民,皇帝的宠爱从来都不靠谱,很何况真正心仪的女人又怎么可能只在婕妤这个高不成低不就的位置上呆着?李郅心里觉得好笑,刚刚那个女人说什么来着,她姐姐是最受宠的妃子,最?也不知道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想想被自己切开黑的叔叔费尽心思藏起来的自家阿爹,呵呵,你姐姐是宠妃,我爹还是正宫皇后呢,在我面前叨叨的这么起劲,你个渣渣……哎呀!好久没有给老爹写信了,要不要报个平安什么的,看看冷宫会不会多出个姓赵的疯女人什么的,啊,心情愉悦~李郅十分亲昵的挠了挠萨摩小狐狸的下巴,完全屏蔽了来自那个无聊女人的聒噪之音,看着小狐狸一副满足的小模样,心情更好了,贵妇人说的口干舌燥,最终是停了下来,三炮特没有形象的挠挠耳朵,哎呀我去,这女的肺活量也太好了,就是脑子不太好使,颠过来倒过去的就那两三句话,也不嫌烦,李郅依旧给自己的小狐狸挠下巴,萨摩舒服的干脆摊在李郅的怀里,喉咙里还满意的偶尔发出“呼噜”声,示意自己的铲屎官继续不要停,李郅玩够了才懒洋洋的看向早就泄了气的贵妇人说道:“我大理寺守大唐律法,掌刑狱案件审理,位列九卿,你一区区妇人,擅闯此处已是不敬,以平民白身对官人无礼更是罪加一等,今念你是初犯,饶你一命,来人,叉出去。”说着又低头逗弄起怀里的狐狸来,那妇人被人夹着双臂往外拖,污秽之言层出不穷:“李郅你给我等着,我要你好看!”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面容扭曲的妇人,李郅温柔的拍着早就和周公下棋去的乖狐狸,好啊,我等你,只要你有命来。当年他叔叔可以自导自演一出玄武门的戏来,今天他李郅也能让赵家在长安消失。永远不要随便去触碰李家人的逆鳞,因为,他们都是疯子!
     哎哟我去,画风跑偏了,回来回来,我们来说说萨摩小狐狸啊,这个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的狐狸的狐狸现在暂时养在大理寺少卿李郅的家里,萨摩很早就认识这个高高瘦瘦的男人了,这人是三炮的上司,是紫苏的竹马,那时萨摩对于这个男人的形象只停留在“好冷啊,大冰山”这一点上,但是时间长了,萨摩觉得,这个男人,他好喜欢啊,怎么办~这个男人喜欢把他抱在怀里,嗯,男人身上有很好闻的淡淡的墨香味还有他办公桌上点燃的沉香味,这个男人喜欢晚上抱着他睡,他最喜欢把自己缩成一团然后滚进男人的怀里贴着男人心脏的位置一觉睡到天亮,说起来,李郅这个男人和四娘非常相似,他们爱而不溺,李郅会教萨摩小狐狸很多很多的技巧,像逃跑了,偷袭了,李郅会严格的控制小狐狸的饮食,蔬菜是必须吃的,当然每天的鸡腿绝对不会少,不像双叶和三炮完全把他当做一只狐狸,也不像紫苏几乎是把萨摩溺爱到没有规矩,唯一的不同是,李郅似乎和他很有默契,打个比方说,这么多的主人给他起过各种各样的名字,唯独李郅一张嘴就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伽蓝的狐狸天生富有灵性,出生便有只有亲人才知道的名字,萨摩多罗永远也不会忘记当初李郅说:“我以后就叫你萨摩好不好?”自己那副见了鬼的表情,在打个比方说,萨摩是一只聪明的小狐狸,李郅经常会带着萨摩到案发现场去,有时候某些线索,李郅刚刚发现伸手去仔细查看的时候,萨摩那只肉肉的橘红色小爪子就“吧唧”一下搭在了李郅手上……我想,这也许就是,真爱?!
     不过有时候萨摩会和自己家的铲屎官发脾气,记得有一次,萨摩玩心大起,在大理寺玩起了小鬼当家的游戏,撩一撩这个小哥哥,绊一跤那个小哥哥,把侍卫们撞的东倒西歪,一个挨着一个摔倒,叠起一个高高的人形山,萨摩小狐狸高兴的站在山顶上颇有成就感,但是却换来自家铲屎官非常严肃的警告:“萨摩,不许胡闹!”小狐狸十分不高兴,抬起前爪在身下的侍卫小哥哥身上“啪唧,啪唧”的拍两下,转过身不理人了,哼唧,居然为这些人类凶我,打你们Ծ‸Ծ,萨摩小狐狸委屈的缩在李郅办公桌的桌角,看着那个男人目不斜视的批着公文,还不来抱抱我,还不来安慰我,李郅你个坏人,萨摩小狐狸更委屈的缩缩自己的身子,发誓再也不要理铲屎官了,也不知道是谁听到李郅说要一起睡觉的时候,屁颠屁颠的就去了……是的,你不要怀疑,不管萨摩小狐狸曾经多么的傲娇,多么的聪明,在李·人生赢家·切开黑·郅的引导下走上了成为傻白甜的不归路,然而我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好。
     李郅也许就是萨摩命中的福星,毕竟李郅好像终结了萨摩更换主人的命运,但是也不知道李郅到底是什么体质,他似乎天生带着吸引萨摩小狐狸的buff,吸引着萨摩的目光,吸引着萨摩的注意力,吸引着萨摩各位主人……这是什么鬼啊!(╬◣д◢),今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是一个报道的好日子,谭双叶,背着自己的小包裹,夹着自己的小灰灰来大理寺就职上任,谭爸爸不知道为什么被人算计诬陷的旧案被人翻了出来,一朝沉冤得雪,为了安抚大唐最强仵作一家,谭双叶直接被送进大理寺就任最高仵作长一职,其实吧谭双叶内心是拒绝的,官场太黑暗,无官一身轻,但是当双叶看见窝在大理寺长廊上那似曾相识的像火一般艳丽的一团的时候,双叶立马签订了终生劳务合同,我跟你说,你敢不用我,我跟你急!从此,日常大理寺撸狐狸小队多了一个人,李郅最近很不开心,很不开心本来有个三炮和紫苏和自己抢萨摩就已经够让自己心烦了,这个谭双叶,谁来告诉他是哪个犄角旮旯里蹦出来的?萨摩完全不在乎这个丫头是不是浑身上下一股血腥药水尸体味,每天都腻在双叶怀里晒太阳,李郅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很不对劲,他进入萨摩的时间太晚,即使是三炮和紫苏都比他早上那样一时半刻,很何况,他完全不知道萨摩的过去,双叶可以滔滔不绝的讲着曾经安逸快乐的时间,那里没有他李郅的存在,感觉,糟糕透顶,萨摩扭着屁股费力的爬进李郅的怀里,李郅把那软软的一团抱起来,啊,带着太阳的味道,不想放开了,怎么办。
     不过,李少卿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因为现实告诉他,其实他最最大的敌人根本不是那个谭双叶,最近坊间传言,东街新来了一家旅店,若说一家店没什么稀奇,毕竟这长安每天新出的店不计其数,问题是那店名很有意思名曰“凡舍”不如什么鸿运客栈,客来客栈那般俗气,仔细一想还颇为有趣,更招人好奇的是凡舍的老板娘是个大美人。老板娘以前是道上混的,颇有手段和见识,一家小店被老板娘一人带着两伙计打理的有声有色,许多人慕名而来,李郅他们也不例外,但是李郅一直觉得,这是他做的最最后悔的一件事,那就是带着萨摩进了凡舍,公孙四娘是萨摩最重要的人,人还有雏鸟情结,很何况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萨摩小狐狸,萨摩看见四娘那完全就是撒欢的往人家怀里跑,拦都拦不住,四娘也是觉得不可思议,抱着小狐狸就是不撒手,独独李少卿在一边笑的一脸便秘。李郅少有的独自一人,自从有了萨摩,这还是第一次,李郅在自己床上躺尸想着萨摩那一副有四娘万事足的样子,也许,自己才是那个过客也说不定,所以自己为啥觉得一切都理所当然,有时候习惯是种病,得治!但是当李郅第二天在自己的枕头边看着睡的正香的萨摩的时候觉得自己真TM的矫情,是自己的永远是自己的,谁也抢不走!李郅把小家伙抱过来,使劲的用脸蹭了蹭,呀,还是自己最喜欢的阳光的味道。想通了的李少卿像解开了奇怪的封印,每天不合自己的小狐狸秀一秀恩爱那都不是李郅,至于四娘那几乎是要直接提刀砍人的样子,李少卿才不在乎呢。反正小狐狸是我的,你咬我啊。
     对于萨摩小狐狸来说,谁是主人有什么关系呢,有几个主人又有什么关系呢,四娘与他最为重要,亲昵就好似亲人,双叶最得他感激,成长里的一点一滴都有她的陪伴,犹如良师,三炮最是有趣,对萨摩来说是最好坑的铁哥们,紫苏心思细腻又可爱,虽然喜欢折腾他,但是绝对是萨摩最好的好姬友,至于李郅,那是萨摩最喜欢的人了,天下第一喜欢,没有之一!

评论(5)

热度(56)

  1. 墨团子竹里馆 转载了此文字